当前位置:94小说网>玄幻魔法>魔神大明> 547:离同床异梦就差张床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547:离同床异梦就差张床(1 / 2)

不仅是发色在变化,连肌肤都跟着有了变化。这倒是顺理成章,仅仅只是发色与肌肤的辉映,就能让人生出不同的观感,何况这变化应该是由内而外的力量转换产生的。

于是高德就愣愣看着女皇由黑发渐变成雪发,肌肤也由雪白如玉变作暖玉如雪。

而紧跟在发色和肤色之后,瞳色随之而变,本是琥珀般的深泓秋潭,变成了纯银星河。

小丽,女皇变成了小丽。

高德闭眼,审视自己的记忆。从最初的女皇,到现在的小丽,每寸肌肤每根毫发都不放过。

绝对没错,开始是女皇,现在是小丽。

像是电流从尾椎升起,穿透身体各处,汇聚到脑子里面,震颤着每个脑细胞。

高德终于彻悟,原来如此!

为什么他很少见到小丽跟女皇同时出现,即便出现了,女皇也是离得远远的刻意保持距离?

因为女皇必然是谁冒充的,而在那个时候他的注意力又总是在小丽身上,不可能腾出心神去审视女皇的真假。

为什么远坂爱说到小丽和女皇的时候,偶尔会以“小姐”笼统代称?

因为事实并不是像高德想象的那样,远坂爱会有两个小姐,服侍起来挺辛苦。

她的小姐就是小丽,也就是女皇。

为什么小丽不断暗示自己接受女皇,而女皇也不断暗示……不,明示那个意思?

因为她们本来就是一个人。

为什么跟女皇还不熟的时候,她就公然在朝堂上要自己入赘当皇夫?

因为在那之前自己已经被她搞定了,成了她的私人用具。

小丽就是女皇,女皇就是小丽!

对了,女皇本来就是小丽,小时候就是。

跨越了两个世界拥有两世生活,高德的脑洞很大适应力也很强了,但今天亲眼看到也完全醒悟了这一点后,还是被震撼得差点跳脚大叫,从隐匿状态里蹦出来。

有那么一刻他还真想蹦出来抱住小丽,嘿嘿贼笑道:“抓住你了!”

但小丽的一声轻叹,像冰水般浇上脑门,让他压住了几乎要爆炸的惊讶,稳稳潜在角落里。

自己是不是想当然了?

他忽然反省,万一情况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?

有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事实。

高德瞬间开起了脑洞,如果小丽跟女皇的确是两个人呢?

还真有这种可能性,毕竟小丽的冰雪之力和女皇的解离之力的确不同,有本质上的不同。

所以姚婆婆有可能含糊其辞,没说清楚最重要的事实。

那就是,小丽跟朱莫离,其实是一体双魂。

两个魂魄无法同时存在,所以每次切换魂魄,发色瞳色肌肤大变,相貌也会有微微变化。

但终究是同一具身躯,想到自己其实早就把女皇搂在怀里恣意爱怜,无数次,高德的心口既酥麻又忐忑。

怪不得女皇有时候会幽怨的看着自己,那是要自己负责却又不好明着说出来啊。

现在小丽在叹什么呢?

叹自己的命运,还是……

“真想把那家伙直接拉进无终宫。”

小丽走到衣架前,取下衣裙遮住了如玉身躯,还在低声嘀咕:“忙得半夜累得要死的时候,挺想让他捶捶背捏捏腿的。”

再叹了声,接着嘀咕:“试完那些冰雪锚钉回来,还得变回来,好麻烦。”

高德差点咳嗽出声,变回来只是麻烦?

能这么说哪会是一体双魂?

穿好衣服,小丽翩然而去,高德还蹲在角落里发呆。

小丽的确是女皇,女皇的确是小丽,不是一体双魂,就是真正正的一个人?

她为什么要骗自己?

从最初地下殿堂的相会,到后来第一次进无终宫见女皇,再到转战坠星海乃至扶桑,一桩桩事与一次次缠绵,还有跟女皇的一场场会面,幕幕过往在高德脑海里掠过。

高德的心境渐渐平复下来,也发出了又低又长的叹息。

还能为什么,不就是不希望让自己觉得是工具人,是被驱策的牛马吗?

虽然小丽一开始就对自己宣告了所有权,并且只给了个私人用具的地位,但那只限于自己跟她之间,与整个世界无关。

小丽在地下殿堂事毕那会,如果先说出了一切真相,不管是先说她就是当年那个跟自己拉钩约定了终身的邻家小丽,还是先说她其实是刚夺位登基的大明女皇朱莫离,自己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那时候他不过是个刚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同寻常的小角色,知道了这一切的话,事情会有什么不同?

从情感角度上看,不管他再如何大度,也不可能否定自己就是吃软饭就是被驱策的事实。

从现实角度上看,以他那会的心气,确定自己就是吃软饭就是被驱策,他也不会生气更不会心生怨恨,反而高兴得要死然后就打定主意吃软饭了,自然不会为了退休金拼死拼活。他不拼死拼活了,从坠星海到扶桑再转回来,他也不可能搞出魂火以至于一路走到现在,更不可能变成天下皆服的活阎王。

代入小丽,从她的角度出发,她肯定也没有过这么长远的打算。

就像自己跟她的接触一样,又哪会第一时间把所有秘密都吐露出来,即便彼此已经有夫妻之实。在这个世界上,终究有很多事情很多责任只能由自己背着,哪能随便泄露出去交托给其他人。

高德正在胡思乱想,脚步声又起,片刻后竟然是远坂爱进了殿堂。抱着另一套衣物,一看就是女皇穿的宫内便服。

这家伙一边挂衣服一边哼着扶桑小调,心情异常愉快。

挂好了就听她说:“好了,等会把东西弄乱点,小姐明天夜里还得忙活!这样就没时间跑去私会高德那家伙,可以由我陪着了!”

扶桑女,你过分了啊!

高德差点就想冲出去制住她,然后问个明白了。

最终他还是忍住了,没这个必要。

小丽跟女皇的确是一体的,这点已经毋庸置疑。

而这家伙在小丽面前完全藏不住秘密,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的好。

对,不要打草惊蛇,就让小丽以为还在瞒着他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