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不要说,身主长得还真是不赖,各种现代的美女元素都有,脸庞也是宽窄适中,美容院里削骨脸都没如此好看,高挺鼻梁、大大双眼皮,这些可都是纯天然的。

身主的老妈都没长得那么漂亮,唐父的影子虽然有点,但都被改良过了。比如说嘴唇,身主父亲的唇形却是母亲的尺寸,如果唇形和尺寸倒过来,那光这点就能毁了整张脸。

基因真是很有趣的东西,身主无疑是受上天宠爱的,吸取了父母优点。

裙子不是新买的,就是行李箱里那天她逃跑时穿的。这是整个箱子里唯一的真丝高档裙。之后她所有的衣服都是选择经济实用的,毕竟是去赚钱,而不是去当大小姐。

鞋子同样也是,一寸高的高跟鞋也是那天逃跑时穿的。很显然,她的行李箱已经被翻过了,翻了个底朝天。

想想她花钱买的飞机票和剩下来的钱,就心疼呀,那可都是血汗钱。半年的收入就这样没了,简直就是打劫。

再看看化妆桌上的,除了护肤品之外,也就她箱子里的粉饼、口红和眉笔,可护肤品倒是她在家时常用的品牌。

那时身主用时觉得没什么,现在想想她真是心疼,身为女主,哪怕不保养,也会貌美如花、人见人爱。花那么多钱的干什么,浪费呀!

如果抹在脸上的保养品能换成钱,现在她已经在国外了,离得远远的。

既然已经如此了,既来之则安之。果然门口有人敲门,在外面就喊着:“唐小姐,可以吃晚饭了。”

希宁走下了楼,虽然身主也住在别墅,可这幢别墅显然大了很多,加上外面的花园面积,可以称作为庄园。

这一切并不能让她吃惊,反正世界情节需要,不要说是住在庄园,就算住在宫殿里也有可能。

下了楼,走过大得有点嚣张的大厅,走到了偏厅。夜楚寒已经坐在足够坐十二人桌的餐桌旁,坐在了主位,而整张桌子旁边,也就在他的右侧留下了一个椅子。

希宁径直走了过去,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。真丝裙摆无风而飘,轻盈如烟。

夜楚寒并没有站起来帮忙,而是由身后穿着燕尾服仆人帮忙拉椅子。夜楚寒所做的就是坐在那里,以打量货物的眼神看着她。

希宁可不管别人怎么看她,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:“希望不光是韩国菜,除了泡菜还是泡菜。当然来个泡菜拌饭也行。”

夜楚寒好似被逗乐了:“这就是当人质应该有的态度?”

“错了,不是人质,是客人。”希宁纠正:“如果我是人质,那你犯法了。至于如何对待客人,则是主人的意思。”

“你倒是为我着想,自愿当个限制外出的客人?”夜楚寒的态度好似并不领情。

希宁将桌上摆放着的洁白餐布摊开,放在自己的腿上,就跟闲聊一般:“是呀,想想真是可悲,自己的亲爹,自己的家人都知道我在你手上,却不去报警,还象献贡品一般的送过来。不过比起你童年来,或许我还好点,至少我吃穿不愁。”

好个混,就算吃穿不能亏待,可整天活在一个意外就会夭折的环境中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夜楚寒手指相交放在桌上,深眸睥睨:“你好似有怨气。”

你才有怨气呢,不去找应该找的仇人,盯着人家女儿干什么。说到底,还是仇人睡不下去罢了。有本事象那个狠王一样,逼着仇人从城墙上跳下去呀。

希宁淡淡一笑,正视着:“有怨气有什么用,毕竟我是唐家的人,好吃好喝供了那么多年。古代公主和亲,是因为公主身份摆在那里,既然享受待遇,就必须有责任。还有就是,除了死,还

有其他选择吗?”

“所以你逃了!”夜楚寒说话很是直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