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门外左右站着两个彪形大汉,一看到她开了门,紧张起来。这个女人是有点功夫的。

希宁试着交流:“中文,英语,还是什么话

?”

一个人回应:“唐小姐,有什么事?”

是中文,那好办多了。希宁微笑着,不温不火地说:“麻烦告诉夜先生,我需要做饭时的衣服,但不是女仆装,我总不能穿这身或者房间里的睡衣做饭吧?”

裙子很漂亮,人也很美。他咽了下口水:“好的,我一定转达到。”

“还有你们两个就不用站在门口了,我不喜欢晚上也陌生男人站在门外,我想夜先生也会想到这样很不妥。谢谢!”希宁没等到回应就关上了门。

回到房间,重新躺回床上。换了个英文频道,正好在放片子,于是不换台了。

等片子看完,上完了厕所,去柜子里找了套挂着的睡衣后,躺下睡了。

到了第二天,睡到自然醒,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八点了。不过不要紧,她慢腾腾地起身。看到床边有一根绳子,好似连着外面,于是抓着拉了拉。

拉完去盥洗室去刷牙洗脸,正在擦脸时,外面传来女仆的声音:“唐小姐,你需要的衣服带来了。”

“放着吧,我等会儿出来拿。”她应了一声。

走出盥洗室,看到床已经收拾好了,衣服就放在整齐的床面上。

一整套白色的工作服,还有顶高得离谱的帽子。是大厨穿的衣服,这是故意笑话她的吧。

看来要拿出大厨的水平,否则对不起这套衣服。

希宁在女仆的陪同下,到了一楼的厨房间,而那里站着一个穿戴一样的大厨。

大厨漆黑着脸:“就是你说我味精放得太多?”

原来是味精大厨呀。希宁笑了笑,转过身,去看食材。

在案台上,放着满满的食材,各种蔬菜和肉类,就跟五星级大宾馆的厨房差不多了。情节帝又一次的发挥了作用,将豪门弄的象宾馆,有怎么夸张就弄得多夸张。

旁边的一个厨工样子的人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:“唐小姐,我是这里的厨工小张,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。”

嗯,有前途!

希宁满意地笑了笑:“夜先生和我的伙食现在都由我负责,你们忙你们自己的吧。如果有需要,我会叫你的。小张是吗?”

“是,是的!”小张那个高兴呀,指不定是升职加薪的机遇:“好,好的。”

总厨鄙夷地看了小张一眼后,挺着将军肚:“还呆着干什么,全给我干起来,早就过了早餐点,还想不想吃饭了?”

大约五六个厨房里的工作人员,立即忙碌起来。

总厨对着小张皮笑肉不笑地:“今天洋葱就你切了。”

啊,切洋葱?这明摆着是整人的工作。小张苦着脸,看来马屁没拍成,先要受罪了。

“小张!”希宁索性就叫住了他:“你以后就当我的下手吧。”